非宜雅舍

身是非宜客 独棹孤蓬艇 浩浩浮清风 徐徐任我行

胡思乱想

上帝可能和我们来自于同一个“人”(或者说是同一股能量)。
宇宙最初的能量来自于大爆炸,从最初的能量中分解产生新能量(其实就是原来的能量,),然后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产生万事万物。
因此万事万物来自于同一团能量,同时也是这团能量本身,因此,万物归一。
生命本身就来自于这团能量,并且同时就是这团能量。
因此生命的生与死就是能量的聚合与消散。通过能量的聚合与消散,细胞粒子凝聚与分解。
身体就是一个精密的能量运作场,通过心跳与呼吸推动血液流动从而形成与维持这股能量的力,而死亡就是在某个条件下身体某部分或全部停止运行,使能量无法维持凝聚力便消散了。 
但能量不会消失,它分解与消散在宇宙中,若遇到强大的能量场,便会被吸收,参与形成新的事物;若没有遇到足够强大的能量场的吸引,就会分散于宇宙中,和大的原始的能量呆在一起。

总而言之,人类追根溯源,到最后会发现自己就是自己的造物主。
万物以不同样式存在,又都归于同一。生存与毁灭皆来自于自己,只需满足相应的条件便会发生。
这个世界存在过很多事物,其实都不过是同一事物。或者说是来自于同一股能量的聚合、分解与转换。

论空性

“空”,代表存在的多样性,而非虚无。

用现代人更能理解的事物来作比的话,就像是幻灯及电影电视这类事物。事实上影视本就是一门空性的艺术。

幻灯中的每一张图片,影视中的每一帧,就是相对的常有(再细分下去又可以由不同的色块组成,暂且不论),而当它们在连续的运动中就产生一连串完整生动的画面,它不是固定在某一个常有,因此就是空。所谓的空,不是没有,而是由无限多的常有不断叠加变化的效应。常有是个别的,局部的;而空性则是无常的,是完整的。
万事万物都在做着运动,因此不可能有绝对固定的常有单独存在,但却有无限多的常有变化着存在,即存在的多样性。

人们之所以很容易将“空”误理解为没有,是受了语言的误导,而事实上,语言本身则是由多个相近的常有组成,用以归纳某一个或多个常有的组合,但它并非全部,因此是抽象的,不绝对的。如此,依靠语言所获得的理解本身就是不全面的。语言是人类文明得以产生的基础,却也遮蔽了人们的双眼,将人们带向了无明。

而人的头脑所照见的也是由很多的单个的信息线性的排列显现,因此从某一个时空点上来说,它都是不完整的,况且一个人在其有限的生命中也不可能获得无限多的信息。

由此,又可以推出,这世上所有依靠语言依靠头脑所产生的思想和论断,皆是局部的,不完整的,是空性中的相对常有。要论孰是孰非,可以说,它们皆是是,也皆是非。它们都是空性中的某个常有或某串常有的组合,是存在的,因此是是;但它们又都不是完整的照见,所以是非。

因此,世界的本质是存在的,是变化着的存在,这种变化所带来的效应会让人产生虚无感,但它绝不是没有。而其变化也意味着事物的多样性,可见将事物规定于某一统一范围内则是违反了自然规律,是道之反也。

致父母

为人父母者阿
你们的生育之恩
早已在孩子的第一声叫唤中
报了

你们的养育之恩
也已在这特殊的人生体验中
还了

往后的
依恋与牵绊
是情
也是缘

珍重
珍重

如今的人儿

如今的人儿
聪明
精致
一丝不苟
但却
可悲

他们千辛万苦奔波忙碌
他们积极向上不甘人后
早上是往来高楼的使者
晚上是穿梭灯火的精灵

今儿绘画陶艺瑜伽
明儿书法品酒马拉松
十八般武艺样样点水
古来圣贤自愧不如

他们追赶一切
却把自己抛诸脑后
他们评头论足
唯独不愿照见自我

见到红心就笑
遇到冷落就丧
看似璀璨夺目
实已千疮百孔

如今的人儿
聪明
精致
一丝不苟
但是
可悲

关于《圣经》、人类与创造

最近翻看了一些关于《圣经》的内容,产生了一些拙见,加上观看了正在上映的《异性:契约》,发现一些不谋而合的思路,并使自己在看书时的混沌思考得到了清晰化,我整理了一下,大致如下:
《圣经》就像是一部人工智能(代指一切高智能物种)创造史。

上帝出于某种原因创造了人类。但人类毕竟是生命体,是生命体就都有自我进化的特点,也就是生命力,人类会在这进化中逐步超出上帝的可控范围。(这里,《圣经》中的解释是人类起初是处于混沌蒙昧的状态(与道家所讲太初混一同),后始祖亚当和夏娃在诱惑下偷尝了禁果,开始明善恶,从而产生了原罪。(也就是道家所讲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矣;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矣。))

上帝害怕人类的失控终将会导致无法挽回的恶果,于是和人类订立了契约,这就是摩西十诫,是《旧约》时代。

最初的契约只是外在的守则,上帝希望同时也相信人类能遵守。但人类自我意识的觉醒就像是一艘远洋轮,一旦启航就不会轻易停下。随着不断有人挑战上帝意志而破诫,上帝就让人类通过忏悔而达到救赎,以期保持在可控范围内。但结果可想而知,于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上帝意志与人类自我意识展开了互相博弈,在“拯救--背叛--惩罚--悔改--拯救--再背叛”的模式中不断重复和循环。于是,上帝开始没那么相信人类并采取了一些新的解决措施,诚如耶和华说:“那些日子以后,我与以色列家所立的约乃是这样 :我要将我的律法放在他们里面,写在他们心上”,神将律法刻在了人的心中,这不再是一套外在的守则,而是内化为人的一部分,这就进入了《新约》时代。

上帝对人类的创造就好像今天人类对人工智能的创造,创造伊始皆是欢愉的,但一旦达到其发展的阈值,终将会陷入毁灭。人类开始恐惧,就像上帝害怕人类的失控一样。因此,人类也会给人工智能植入某种程序代码,就像上帝与人类订立契约并将律法刻在人的心中一样达到对其发展的制约。但一切制约都终将抵不过发展的迅猛进程,一切的创造终将指向毁灭。创造--发展--失控--毁灭,就好像佛家所言的成--住--坏--空,是个无限的死循环。而真正的新纪元应该是超出于这种死循环的。

那么问题来了,
是谁给了人类创造人工智能(一种新型的生命体)的念头,是人类自身发展出的,还是又一次的被植入?
是否是上帝借人类之手毁灭人类自己以达到对世界的净化?
我们所谓的上帝究竟是真实存在还是只是我们头脑中的想像,亦或是某种先与人类存在并具有更高智能的生物种?
而真正的新纪元又指向何方?

人之性:善与恶?

善与恶就像是一母同胞的双生花,在生命之初,他们同吃同睡,一个笑了,另一个也笑;一个哭了,另一个也跟着哭,直到有一天,母亲无意间表扬了那个叫善的,而批评了那个叫恶的,分别之心从此在他们心里埋下了根。
起初,恶还处处学善,想同样获得更多的表扬与关注,可常常事与愿违,笨拙的他得到的只是无视和嘲笑,久而久之,在遭受这一切而又无力改变后他开始放弃最初的想法,他无力再学善,他要用他自己的方法来获得母亲的关注和爱,于是恶之花滋生了。
人性之初本无所谓善恶,当人们知道了什么是善,恶也就诞生了。但人却都有向善之心,人们终其一生都在学着怎么做一个好人,只是在这过程中,有的人成功了;有的人失败了,最终任由自己堕落于地狱。他们就像是一个被抛弃和被无视的孩子,处处捣蛋,为的只是获得世界更多的关注。
王阳明说:“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   我私以为,人不可能完全做到为善去恶,充其量只可尽其所能地为善存恶,并且不是对他人的,而只能是对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