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宜雅舍

身是非宜客 独棹孤蓬艇 浩浩浮清风 徐徐任我行

好久没画画,新买了块板子,迫不及待玩起来

我看到了两个魔鬼
一个伸着锋利的爪子
一个张着血盆的大口
它们互相扭打狰狞可怖
岂料谁也没能得势半步
倒是涂炭了一地的生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