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宜雅舍

身是非宜客 独棹孤蓬艇 浩浩浮清风 徐徐任我行

论人情·世故

国人总喜把人情世故并说,殊不知这却是一大误会。
真懂人情者大不必世故,而世故者正是不懂人情之表现。
古今大凡有大情之人皆非世故之人:
若庄生晓梦,寄情于天地;
屈子赋骚,悲兮家国;
子长忍辱,终成一家之言;
子建醉酒,心系神女;
名士疏诞,情之所钟;
陶潜归去,不为五斗米折腰;
而苏子瞻,立浩然正气于天地间,幽则为鬼神,明则复为人。
云云此辈,不暇耳耳,岂世故哉?
所谓人情世故者不过是假借人情之名行一己之方便罢了。
人情本建诸真情,一真而来,一真而往,沟通为其桥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