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宜雅舍

身是非宜客 独棹孤蓬艇 浩浩浮清风 徐徐任我行

艺道小观

论诗歌,比起唐人之昂扬豪迈,宋人之理趣雅致,我则更喜汉魏之古朴真淳,似信口而化,不假雕饰,娓娓道出胸襟块垒,想来这当是诗歌最本来之面目;
而对于音乐和其它形式的艺术而言,即便多有对自然人事或形象或抽象或直接或间接之描模,但终归只是器乐之声,笔墨之象。所谓大音希声,大象无形,最美之声无非天籁,最美之象最是天然 , 若没有对自然人生保持敞亮敏锐的心,那些黑屋高堂之言论只会让人麻木,从而丧失生命最本自具足之活力,如此,艺术也不过沦为少数人的装饰品,供于赏玩以自抬身价罢了。

评论

热度(1)